- N +

我要的世界

迟钝的人一般都固执,或者说因为固执而迟钝。虽然我先天的性格就摒弃了执着,但那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迟钝,让我也显得固执。其实我真不喜欢固执,更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坚持一步步的发展成固执。

从小老爹就教育我“包括父母给予你的在内,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应该属于你的。得到了,因为你付出了;得不到,因为你没有付出或者付出的不够”。这观念,很正面,很向上,很有正能量,本是激励我成才的,我也用自己的理解方式认定了这个道理。一直就觉得,所有的“身外之物”都不应该是必需品,因为我至今我还活着,但我总会以很自我的方式去追求自己向往的。至今还记得小学的一件事,一次考试成绩突飞猛进,老爹答应我给我买一款游戏机。我跟着父母走进商店,店员拿出两款游戏机,一款不到十块钱,一款二十多块钱,老妈嫌二十多的贵,就跟我商量买便宜的,我立马就答应了,店员直夸我懂事,其实并不是自己多么的为父母着想,只是我找不到理由而已。

后来长大了,这种教育观念对我的影响也已经远远超出了教育成才的范围,决定了我对生活中方方面面的看法:你从来不要认为这世上有什么是应该属于你的,有物质上的,也包括各种情感,并且也不应该因得不到或失去而过分在意。要真正要在意的是,紧紧攥在你手心里的幸福,是真正紧紧攥在手心里的。值得攥紧的的幸福也不会太多,在没有得到之前,不应该焦虑的在意,在我看来那样是一种玷污,得到它,要做的只是默默地千万吨的付出,这付出也应该是无怨无悔、不计回报,从来都不是执着的有付出必然要回报。在做不到放下之前,不要试着拿起。

从小就养成了个好习惯,出问题要从自身上找原因,就一点不好,找多了老觉得自己不好,就算问题真的完全是出自别人身上,也不应该去过分在意什么,因为这是他的自由。小时候还挺倔的,动不动就打架,后来我就极厌恶与人发生争辩,有这苗头,甭管谁对谁错,我都及时躲开,不愿意因为这个影响自己。所以从小到大,在不犯太惹人恨的错误的前提下,我都是深受老师好评。他们批评我的时候,我从来都是低头的,错了就认错,没错就不语,老师怎么批评我也不大在意,他们有批评的自由,管好自己不就得了。倒也不是我多么豁达,只是我不在意老师,所以说,那些举旗反抗的才是真正把老师放在眼里的。但是后来发现,没反应也不对,老师总觉得这学生厚皮厚脸的。

我懂得如何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,但也不给自己身上插刺,无论有怎样的认知和经历, 也应该有一颗不世俗的心,懂得真诚。在一个真假难分的时代,真诚在某种情况下已经算不上一个人的优点,我不是很真诚的人,就像不强求我经历都要“真”,其实在适当的时候对生活“不真诚”,也就不会那么较真,自然没有那么多世态炎凉的感叹,这也是一种时代造就的无奈退让吧。但是不真诚也要有底线,我所面对的、追逐的幸福快乐,百分百真诚是我不真诚的底线,要知道“不真诚”只是为了捍卫“真诚”,真诚才能换来真实。我从来都不是主动的人,但对于我珍爱的,我愿意主动,因误解而错过是一种犯罪。我不喜欢违背自我,总觉得怎么想就怎么去做,执拗的不去在乎别人的看法,对得起自己不就行了,可当把自己的有些想法付诸于行动,真的会惹人责难,我也不可能不在意任何人的看法。因为不愿意轻易背叛自我,我曾心烦过、失眠过、坚持过,经过了几乎一年的时间,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妥协,不真诚的理由还是说服了自己,你可以执拗的认为我的地盘我做主,但毕竟这牵扯到别人。为此我做出了改变,有时候我应该多想想,别因为较真而过于执拗,别不搭调的像个白痴。有些事有些话就不能太当真,自己也一样,说了什么也就那么回事,要明白,都是剧本感人,演员不动情不行,动真格的人,没这么多话的。

完整的人生,说简单点,不就是有自己、有家人、有朋友吗,这三者给予了人生的绝大多数,就像老爹教给我的,除了自己,你还能要求家人和朋友什么呢。交友交的很累,只是因为在真心为朋友付出的时候,同时也隐含的自己对朋友的要求,在需要某种物质或精神上的支持时,希望朋友能够按照那种隐含的要求来支持自己,“我为你那么着想,你不应该同样这样为我着想吗?”,这想法没错,朋友不就是给自己带来快乐,理解并支持自己的吗。就是,很多时候对朋友要求的太多了,怎能要求别人按你的想法去理解你呢,理解错了,也是理所应当的,除了一份感激,怎么还能有一丝的责难呢。另外,谁又有义务去努力理解你呢,你试着去理解对方,并不意味着对方一定要付出同样的努力,又没签协议!

对于朋友。如果他们愿意的话,能与我分享欢乐,给自己带来一份欢乐,就已经很好了,不愿意也没什么,也不要求他们来理解我什么。就像卡玛说的,人生是一场与任何人无关的独自的修行,这是一条悲欣交集的道路,路的尽头一定有礼物,就看你配不配得到。追逐的路不会孤独,但无论如何主角是自己,聚光灯要照在主角身上的,可以紧紧拉上其它人,只是从不要放弃聚光灯。每个人都有在最难的时候支撑自己走下去的信念与方式,我会去选择一种最可控的信念与方式。告诉自己,要学会独自的去承担,如果承担不住了,要么活着,要么死去。不过像老师说的那样,如果真有死的勇气,什么事做不成!历史也一再的证明,我始终觉得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幸福!而且是那种紧紧攥在手心里的!解决问题的钥匙在自己手中,别总指望着他人的关心和理解。我不愿去过分思考自己应该相信什么不应该相信什么,我所在意的都是我相信的,不在意的,也就无所谓相不相信了。我比谁都不容易遗忘,但我也十分坚信现在比过去好,将来比现在好,所以我不愿意凭空怀念,物是人非,身边的人和物才是怀念的纽带,都不存在了,也就没有怀念的意义了,又也许有,但我真的太容易被这些牵绊了,真的很难。

我不愿意索取什么,也同样有权不去付出什么,我不去占有或束缚什么,同样也不愿被什么束缚或占有,我会以一种强硬的姿态无怨无悔去抛弃或放弃牵绊我的任何,即使这任何是我很珍贵的。有些事情也不是我能控制的,很多时候只能默默的说声对不起了。以前好奇新文化运动中的领袖为什么会全盘否定传统文化,以他们渊博的学识不应该不知道传统文化的精华之处,其实不是不知道,只是精华与槽粕真的难以区分,为了大局,只能一概否定,他们也会很难过吧。

我愿意理性思考,或者不应该说愿意,只是很多时候的说服自己的托词,自己做不到,理性却可以做不到,避免了很多弯路。也是会有不知所措手忙脚乱的时候,也会有离开的念头,也会痛恨,只不过不愿意说出来罢了,说出来了,不是求得同情和理解,只是,某种程度上,说出来了,能说出来,是敢于给自己看,表示自己敢于直面了,在这个问题上能释然了。我对不起自己,应该可以更好一点,却让你这么难过,我要勇敢的负责,以后不要这样了。你跟我说,有些东西很难一次成功,你要反复尝试。但我不喜欢反复,这意味着背叛自己。

可以把自己放在书的世界、音乐的世界,抑或是浸润在欢乐、悲伤的情感海洋里,但自始至终要强烈意识着、坚持着自我,不要去轻易迷失自我、放纵自我,这是我告诉自己的。如果把人生比作建筑,有的人生像驿站,进来的从来都是过路人,住多久也是过客;有的人生像经济适用房,进来的都是要住一辈子的。前者空的不着地,后者实的挪不动步,我更愿意选择廉租房作为自己的人生,房租很便宜,进来的人可以住几天、几个月、几年,如果愿意,也可以住一辈子,决定权在你手里,也在我手里。我所执着的只有属于自己的幸福,这从来都不会是自私,而且还是这世上最无私的幸福,这是对自己的人生负责,也是对真正珍爱你的人负责。过分执着本身就是一种自私。

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,我从来不怀疑我的幸福,即使在我最心烦的时候,因为我真正懂得自爱和知足,是那种由内而外的享受。

我爱惜生命,像一切爱惜生命的人一样,我沉迷于日常生活的各种细节,我懂得它,并懂得怎样去享受。

我要的世界,有我,有你,还有它们,简约而不简单。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
发表评论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

快捷回复:

    评论列表 (已有1条评论,共2204人参与)参与讨论
    网友昵称:wp主题
    wp主题评论者2年前 (2018-02-12)回复
    如果我只看不说,江湖不会知道我来过